• » 2010-09-30 » 19:51:00 » 日/耳/曼组同人

     

    这是飘的独普及日耳曼组收官之作。

    以后我将不在这个圈子里。

    请点击图片看大图完整版。

     

     

    老爷生日快乐,我们从独普相遇,今天整整一年,应该用独普给这一年画上一个句号。

    fin.

     

  • » 2009-12-09 » 22:52:58 » 日/耳/曼组同人

     

    Die Gegenwart

     

     

    The present you will never know

    The secret that was kept by God

    The time passed won't come back

    And the love you wanted but lost forever

     

    2008 12 20

     

    罗德里赫由于某些工作上和私人上的原因又一次来到了柏林,工作上是因为要和德/国商务部商定明年的发动机加工出口业务订单,私人上是因为新年又快到了,他要按照惯例邀请路德维希到维也纳出席新年的音乐会。

    他在柏林的中央火车站的书报亭里买了一份《柏林(度)报》,坐在塑料椅子里随意地翻看着,看到某一页的时候他的目光停下了。

    一份讣告。

    菲利浦·弗兰克死了。

    这个名字好像一根尖锐的铅笔在罗德里赫的心里深深地划下一道痕迹,那个金发沉稳的副官也到了那个世界。

    经历过那场惨绝人寰的大战的人越来越少,记忆也在一天一天淡化。

    罗德里赫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放在大衣口袋里的给路德维希准备的圣诞礼物,礼物,菲利浦·弗兰克说的1945年的礼物究竟会是什么,已经没有人会知道了。

    除非去问上帝。

     

    “别以为你今天早来接我10分钟我就会降低发动机的出口价格,你这个笨蛋先生。”罗德里赫把行李箱塞给路德维希,一边开玩笑一边坐进路德维希新换了的车里,一辆混合动力的梅赛德斯。

    路德维希从后视镜里看着罗德里赫,从2005年到现在,罗德里赫来过柏林不少次了,一次比一次看上去开朗,曾经脸上的阴影仿佛在时间的摩擦下变得越来越淡,他的笑容多了起来,在今年的欧洲杯上还会在决赛后笑着给落败的自己鼓励。

    他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自己的确不如罗德里赫坚强。

     

    “圣诞节快到了,今年的维也纳的音乐会你还去吗?去年你可把伊丽莎白害得不浅,她后来一直跟我抱怨说你长得太高了她必须穿高跟鞋结果回家的时候把脚扭了。”

    想起去年音乐会结束后在美泉宫跳的舞路德维希就开始胃痛,他和罗德里赫交换舞伴之后不得不和矮自己一头多的伊丽莎白跳华尔兹,虽然捷/克姑娘个头也不高,但是她已经习惯了穿高跟鞋。

    “如果今年还有跳舞这一项的话,出席完音乐会我只好去大使馆。”

    “如果你参加的话,West,你可以选择不和我交换舞伴而和伊万·布拉金斯基,娜塔莎绝对不会抱怨你长得太高的,当然如果和弗朗西斯也可以,比//时小姐比你矮不了多少。”

    //时小姐和娜塔莎……路德维希决定还是先给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在音乐会结束之后赶紧找个理由把他叫走。

     

    “今年的礼物,你来猜一下是什么吧West。”

    罗德里赫把一个正方形的礼物盒子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放在两个人面前的茶几上,路德维希刚想伸手去抓被罗德里赫拦下了。

    “只能猜。”

    “对不起,连续三年我都没有猜中过。”

    “真的是很难吗,猜圣诞节礼物,果然很难吧。”

    把小盒子放进路德维希手里,罗德里赫的目光游离到了对面墙上挂着的图画上。

    是根据瓦格纳的戏剧创作的油画,尼伯龙根的指环。基尔伯特就仿佛传说中的那条龙,把那个真相像宝物一样永远埋藏在名为时间和记忆的山洞里。

    那谁会是他的齐格弗里德?

    “要怎样才能猜对礼物呢,West?”路德维希已经拆开了礼物,把那块手表带在左手腕上来看是不是合适。

    “也许……要能够很了解送礼物的人的心吧。”

    送礼物的人的心。罗德里赫默念着这句话,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看懂过基尔伯特的心。

     

     

    1991 12 26

     

    那天早上罗德里赫起的很晚,报纸被人送到了门口,《信使(度)报》上用巨大的标题佩着一幅黑白照片,布尔什维克在北方的土地上降下了它的红旗。

    他拿起报纸,陷在沙发里,楼上客房的门开了,伊丽莎白早就穿好了衣服。她看着还是一身睡衣的罗德里赫默默地看着报纸,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圣诞礼物,不是吗,伊莎?”

    “的确……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的马克思主义的道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叶利钦先生是不是会把俄//斯变回老沙皇的样子谁都不知道。”

    罗德里赫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包烟,又摸索出火柴,划燃,点着了一根烟。

    伊丽莎白伸出手来捂住了鼻子。

    “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超级大国’只剩下了阿尔弗雷德一家,冷战结束了。铁幕没有了,不存在了。”

    他和伊丽莎白对视着,他们曾经分属两个不同的阵营,但是现在,东/欧早已不是之前的一片红色的海洋,连王耀家都会出现“北平之春”,不得不让人质疑路德维希家的卡尔·马克思提出的共产主义究竟能走多远。

    100年,可以吗?

     

    TBC

     

  • » 2009-12-07 » 23:13:02 » 日/耳/曼组同人

     

     

    (1)的地址在这里  http://www.blogbus.com/flutterevents-logs/52720474.html

     

     

    路德维希坐在他和基尔伯特的黑色梅塞德斯车的副驾驶座上,看着他的哥哥系上安全带,插上钥匙打着火,松手刹。虽然他非常想对基尔伯特说今天还是他来开车,但是话卡在嗓子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车子安静地驶上道路,公路全部不限速,然而基尔伯特却把车速保持在80km/h的速度左右。路德维希偏过头去看着正在开车的基尔伯特,他今天好像有些不对劲一样,没有打开cd机,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哥哥,刚才是红灯!”

    “啊……哦……”

    眼睁睁地看着车子闯过红灯向前开去,路德维希赶忙叫基尔伯特停车,基尔伯特将车速减慢,在路边的车位里把车子停了下来。

    “怎么了?你以前开车从来不会闯红灯的,还是我来开吧。”

    他们把车门打开,基尔伯特坐到了副驾驶座上,让路德维希开车。

    靠着车座位的靠垫,基尔伯特凝视着后视镜,渐渐地后面的道路变得模糊,梦境再一次袭来。

    镜子,充满了镜子的房间,他站在巨大的镜子前面,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眼睛像火焰一样的颜色。

    他伸手,触摸冰冷的镜子,镜子里的自己的手和自己的相握。

    金色的身影不再如雾般模糊,渐渐变得清晰。

    弗里茨,是他。

    金发的身影就站在基尔伯特的身后,长发在靠近脖颈的地方扎起来,是曾经勃///堡用过的蓝色发带。

    他的一只手静静放到基尔伯特的肩上,力道不大,但是压迫感却席卷全身。

    弗里茨的冰蓝色眼睛在镜子中看着他,就那么看着他。

    “你是谁,是弗里茨还是……”

    冰蓝色的眼睛中没有一丝笑意,虽然镜中人在笑。

    “哥,哥,醒一醒!”路德维希的手放到基尔伯特肩上,轻轻地拍着他的肩,基尔伯特猛地睁开眼睛,一瞬间眼前一黑,天旋地转。

    “头好疼……West……我们已经到了吗?”

    总理女士还是一脸严肃,基尔伯特自DDR时期认识她的时候就没怎么见过她的真心的笑容,这就是政治,作为政客,透露内心世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真实的自己和虚假的自己,人前的自己和人后的自己,就像站在镜子的两面。

    镜子,为什么那个梦中总是有镜子。

    镜子中的弗里茨究竟是谁,是弗里茨还是只是很像他的完全不同的那个人?

    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的办公室是一个里外间,基尔伯特在里屋,路德维希在外屋。

    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是层层叠叠的word文档,一个接着另一个,阿尔弗雷德家新上任的总统要来访问,一大堆的工作都堆在了面前。

    阿尔弗雷德那个傻小子好像也要跟着来。

     

    他把头枕在手臂上,趴在桌子上再次陷入了梦境。

    还是镜子,镜子中的自己,自己身后的弗里茨。

    一秒钟,镜子里的弗里茨向自己伸出了手,镜子变得不那么冰冷坚硬,那似乎是一个邀请的动作,邀请自己到镜子那边的世界。

    TBC

     

     俺更了400字……MD,俺的物理作业写不完了(抱头!)

     

     

  • » 2009-10-02 » 17:16:00 » 日/耳/曼组同人

    短文,话说小剧场嘛就是要小的(找打),某飘能力有限写不出1w字的小剧场啊!

     

     

    铁十字小剧场

     

    Nightmare (奥普,看好CP哦,雷这个CP的请底下的什么都没看到!)

     

     

    昏黄的蜡烛的光芒投影在光滑的石壁上,这是晚上,宫殿里无论几千只蜡烛也无法用昏暗的光来仿造白天的明亮。

    在大殿上,他不被允许佩剑。

    他站在殿下,坐在离他很远的地方的人歪着头看着他,一只漂亮纤长的手撑着自己的脸颊,由于距离太远,他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表情。

    “你就是那个被勃///堡买回来的骑士吗?”那个人的声音非常好听,甚至有一丝咏叹调的感觉,但是其中那种漫不经心间的压迫感让他无法适从。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原先是条/顿骑士,现在是普//士。”

    “基尔伯特……”棕色头发的统治者轻声重复着他的名字,“我欣赏骑士,你现在是作为哈///堡王朝神///马帝国的一部分来宣誓效忠的,是吗?”

    “那你先告诉本大爷你的名字啊!”他看不惯面前的人的这幅有些威严的慵懒,或许是因为是晚上的缘故,烛光怎么也无法比上太阳的明亮。

    “粗俗无礼的人……我是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哈///堡王朝的奥//利。执起神/////国牛耳的人。”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以宝石作为姓氏,基尔伯特抬头看着罗德里赫,他本人比他的姓氏更为美丽,但是这美丽背后暗藏的威严就像钻石一样,表面上如冰一般晶莹脆弱,但是它的硬度足以割开任何东西。

    “你是来向神/////国宣誓效忠的吗?”

    “本大爷是来加入神///马帝/国的,可是本大爷不是向奥//利大公国效忠的。”

    “住嘴,果然是北部的粗俗的人,我最讨厌的就是梅克伦堡口音,可是很不幸的,你在我面前说了这么多的话……”罗德里赫说的是因斯布鲁克德语,他伸手撩开了挡住自己视线的前额的碎发,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依旧盯着面前这个有着浅色头发的北方骑士。

    “这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宫殿,你向我跪下并且效忠就是对神/////国效忠。”

    银发的骑士单膝跪地,但是头还是高傲地抬着,酒红色的眼睛在烛火的映衬下似乎变得更加明亮。“我可以跪在你面前,但绝对不会亲吻你的手背并且宣誓效忠。”

    “只对一个人效忠,这就是你们的骑士精神……不过没关系,勃///堡不是已经不在了吗,誓言的双方只要有一方不在了誓言就可以自动作废。”

    “你少在本大爷面前提勃/兰,本大爷……”

    “觉得对不起他是吗,算了,没关系,你的债也不用还了。”

    罗德里赫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伸到基尔伯特面前,似乎也隐约嗅到了一丝淡淡的紫罗兰香味。袖口繁复的白色装饰和他深蓝色的外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还是不准备亲吻我的手背宣誓效忠吗?”

    “对,本大爷对勃/兰发过誓,是他的骑士。”

    “看着我,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基尔伯特酒红色的眼睛望着罗德里赫,罗德里赫的手抬起他的下颌,施加了手上的力道,他低下头,不容抗拒地吻上了基尔伯特的嘴唇。

    铁锈味弥漫在两个人的嘴里,罗德里赫的紫罗兰色眼睛微微眯起来,欣赏着基尔伯特酒红色眼中的惊恐。

    罗德里赫轻轻地用手背碰了碰自己的嘴唇,手套上印下了一个淡淡的红色的痕迹,在蜡烛昏黄的光线下也显出一点铜色。

    “从今天起,你就是神/////国的骑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19191

     

    一封纸张精美,用花体写成的信被送到了柏/林,基尔伯特此时无心读什么信,《凡尔赛条约》几乎让他心力交瘁,然而他拿过那封信,信封很光滑,纸上应该是涂有一层薄薄的蜡。

    用来封信封的火漆上有一个图章,他不用看图章也能知道这是谁寄来的,他凑到蜡烛旁边,拆开了那封信,力度有些大,一个角被扯了下来。

    “我一个星期之后就到柏/林。”

    他看了一眼时间,是五天前,天哪,这不就意味着罗德里赫将要在后天来到柏/林?

     

    “你没有在柏/林迷路吗?”

    “多亏了大使先生。”

    “那你大晚上跑来柏/林干什么?”

    “只是单纯的观光,你信吗?”

    两个人的会面以这种一问一答的方式开始,罗德里赫把自己包裹在一件有些褪色的旧风衣里,基尔伯特则是一身鲁尔区的工人装,靴子已然开了线。

    “你要是过来和本大爷私奔的话可要注意了,《凡尔赛条约》上说了,不让你嫁过来。”

    “谁说了嫁过来的一定是我?”

    他的一只手捏住了基尔伯特的肩,把他按在椅子上,罗德里赫的手冰凉,就好像外面冰天雪地里的钢铁机器一样没有温度。

    “我问你你后悔吗?”

    “后悔?”

    “后悔和我一起加入这场战争,并且输得这么难看吗?”

    基尔伯特给与他的答案是沉默。

    这是他的失败,他的耻辱,他的帝国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如比利牛斯山一样的债务等着他一点点去偿还。

    “回答我。”

    “本大爷做过的事情没有后悔这一说,只是West……”

    罗德里赫笑了,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你果然还是对金发情有独钟啊,先是勃///堡,现在又是你家West。”

    他拉过基尔伯特的领子,两个人的距离可以用厘米来计量,基尔伯特能够感受到罗德里赫的呼吸里夹杂着的香味,他说不上这种香味的名字。

    “你是神/////国的骑士,也是我的骑士,为我做的一切,不允许你有丝毫的犹豫。”

     

     

    罗德里赫在冰冷的夜晚中醒来,烟灰缸里的半截香烟早已经燃尽,桌子上是一沓文件等待处理。他就这样睡着了,手表上日历的18已经露出了半个头,现在是夜里2317

    1939217 日。

    是一个久远的梦境呢,罗德里赫打了个呵欠,路德维希今天在军部整理明天会议要用的东西,617大街的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基尔伯特,他默念着这个名字。

    你宣誓效忠,就将永远属于我,你的荣耀,耻辱,灵魂,生命,一切的一切。

    都将属于源自哈///堡的奥//利。

     FIN

    渣了渣了……果然下午写文容易渣……这是历史向吗?就算是吧!其实没啥历史啊!!

    请各位轻点拍砖啊!

    某飘明天还想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