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0-04-18 » 22:37:01 » 评论和吐槽

    今天从地下室里找到了我临摹的一个水粉作品。画的时候我11岁……

     

    好吧,当时我真的可渣了……

     

  • » 2010-04-04 » 20:44:22 » 评论和吐槽

    写在前面:老师我实在不会做动画什么的也不会写分镜我就这么一写您就这么一看好吧?

     

    LE MUR DES JE T'AIME

     

    嘈杂的人群,电视台的记者把巴黎西郊的一座房子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一些保安在试图将这些记者挡在外面,但是记者们乱七八糟地喊着“让·法约尔先生”“请您解释一下”“关于大区选举的事情……”

    房子的一个不起眼的窗子后面,让·法约尔先生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厚重的棕色窗帘拉上。

    印刷厂里机器轰鸣,一沓一沓报纸从机器中被印出来,“大区选举疑似舞弊,让·法约尔意外失利。”

    让·法约尔,议员,十分受到非拉裔选民支持。

    在蒙玛特的爱之墙旁边,有一个中年男人,把报纸揉皱,扔在脚下。他在空白的速写本上写下了一个名字“亨利·让·法约尔”于是他在下一页继续画一些疑似是表现主义风格的画作。

    他抬起头来看看四周,人很杂,在这个区,什么人都有。

     

    {tbc}

    老师,我下周补完……

  • » 2010-03-21 » 08:50:27 » 评论和吐槽

    再不更博我就要向布德豪斯看齐了

    主要是吐槽一下最近的生活……和三字母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但是又不能在自己的窝里更——梓棠看见我得躺着进郊区公墓。

    原因是前天找自己的水粉画,结果发现全部都没有了,

     

    这可怎么办啊。

    还记得那个时候每个周末去老师家的画室学色彩,素描,速写,还记得当时买了那么多《锁定美院》的临摹本来画,那个时候说实话,我看见孟德斯鸠和大卫的头、脚、手就想吐,还记得跟娘亲说过:我要考美院,娘亲非常痛快地说:好啊,考吧!

    实际上呢 ?我现在已经5年,5年没有动过笔刷子了。

    老师说过其实我这个孩子【那个时候还是孩子】天分不错,尤其是在色彩上,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的水粉画和油画永远比素描画的好的原因,不是自夸,在调颜料上我有一手。

    娘亲在5年之前决定,这个孩子如果继续画下去的话没有前途【主要还是认为搞艺术的低人一等,这个理工大妈】,头几个月不画真的,我不适应,周末不去画室了改去学他娘的数学奥赛我真想泼他一桶亚麻籽油。不过在之后的日子里我找到了另一项不务正业的活动来调剂——瞎写。

    如果【我知道如果,if什么的虚拟语气可没有意义了】当初我没有放弃的话,现在也许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或许会是一个画手,整天在招写手吧,笑。

    画架里只剩下了一个五年前没有完成的小提琴和铜罐静物素描,让我觉得……

     

     

    吐槽1完。

    吐槽2

     

    梓棠你别走行吗?现在一想要分开4年甚至6年我就不敢接着想……

    从那个地方回来啊,那里又热又潮还有树袋熊有什么好的,要去咱们也去一个地方啊我可不想去南半球陪我一起去俄罗斯啊!!!

    吐槽3

     

    把9月重修,我想死。

    参加APO!!!

     

    好,我更完了。

  • SDE

    » 2010-01-31 » 21:49:25 » 评论和吐槽

    franzi亲的一条消息把俺拉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领域……本子还好,游戏……俺的脑子里完全没有这个概念。

    俺承认是冲动了,不过冲动也好,完稿日期2011,真……漫长,不是吗?

    于是还是推广下,http://sdev.blog128.fc2.com/ 公式站,基尔伯特中心的游戏。

    咱被画手闪到了……那么多大手,让俺这个默默无闻的小辈情何以堪。不过认识的姑娘不少,世界真小。

    不过,小小吐一下槽,相对于闪呀闪呀闪死你的图阵,俺们文阵有点寒酸……人少。

  • » 2010-01-26 » 22:53:44 » 评论和吐槽

    在预告之前先推荐 Le Silence de la Mer这部影片,要1949版本的,04版本的太煽情了反而失去了原作的那种冷静中的悲伤浪漫。中文译名是海的沉默。改编自小说,小说也很赞。

     

    此同人与原著故事有相似之处,但是……比原著黑……

     

    1941年的法/国一个小城,Gilbert跟随国防军一起进入占领区,作为小镇的军队负责人,Gilbert被安排在了一个能看见海的乐器店作为临时居住地。1个星期后,乐器店更换了年轻的老板。

       “看你的样子像日/耳/曼人,但是又不是元首所谓的纯血统日/耳/曼人。”

       “excusez moi ”

        钢琴师只是微微牵起嘴角,表示他听不懂对方还算温软的低地德语。

     

    来自瑞士法语区的琴师每天晚上会在乐器店里调试各种乐器,Gilbert也会在工作之余用德语对钢琴师倾诉,对方听不懂,他得到的答复只是沉默。如果那几句不知意义的法语也算得话。

    于是从他自己的嘴里,我们知道Gilbert不只是一个理想主义军人,也是抵抗组织的成员之一。

    而Roderich房间里的一台德语打字机和一本打开了的《白马骑士》让人们怀疑他是否是来自瑞士法语区的琴师。他和Ludwig的扑朔迷离的关系也如同秋天深沉的雾气。

    在被调离法/国的时候,两个人之间没有一句再见。

    深沉的像海一样的沉默。

    然而,一切却向着未知的方向发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