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0-05-09 » 22:05:02 » 评论和吐槽

    生日快乐,祝自己。

    这个问题怎么那么没有营养?

    好吧,今天收到了一个玩具兔子,玩具兔子……

    你知道的,我心情很复杂。

  • » 2010-04-18 » 22:37:01 » 评论和吐槽

    今天从地下室里找到了我临摹的一个水粉作品。画的时候我11岁……

     

    好吧,当时我真的可渣了……

     

  • » 2010-04-04 » 20:44:22 » 评论和吐槽

    写在前面:老师我实在不会做动画什么的也不会写分镜我就这么一写您就这么一看好吧?

     

    LE MUR DES JE T'AIME

     

    嘈杂的人群,电视台的记者把巴黎西郊的一座房子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一些保安在试图将这些记者挡在外面,但是记者们乱七八糟地喊着“让·法约尔先生”“请您解释一下”“关于大区选举的事情……”

    房子的一个不起眼的窗子后面,让·法约尔先生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厚重的棕色窗帘拉上。

    印刷厂里机器轰鸣,一沓一沓报纸从机器中被印出来,“大区选举疑似舞弊,让·法约尔意外失利。”

    让·法约尔,议员,十分受到非拉裔选民支持。

    在蒙玛特的爱之墙旁边,有一个中年男人,把报纸揉皱,扔在脚下。他在空白的速写本上写下了一个名字“亨利·让·法约尔”于是他在下一页继续画一些疑似是表现主义风格的画作。

    他抬起头来看看四周,人很杂,在这个区,什么人都有。

     

    {tbc}

    老师,我下周补完……

  • » 2010-03-21 » 08:50:27 » 评论和吐槽

    再不更博我就要向布德豪斯看齐了

    主要是吐槽一下最近的生活……和三字母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但是又不能在自己的窝里更——梓棠看见我得躺着进郊区公墓。

    原因是前天找自己的水粉画,结果发现全部都没有了,

     

    这可怎么办啊。

    还记得那个时候每个周末去老师家的画室学色彩,素描,速写,还记得当时买了那么多《锁定美院》的临摹本来画,那个时候说实话,我看见孟德斯鸠和大卫的头、脚、手就想吐,还记得跟娘亲说过:我要考美院,娘亲非常痛快地说:好啊,考吧!

    实际上呢 ?我现在已经5年,5年没有动过笔刷子了。

    老师说过其实我这个孩子【那个时候还是孩子】天分不错,尤其是在色彩上,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的水粉画和油画永远比素描画的好的原因,不是自夸,在调颜料上我有一手。

    娘亲在5年之前决定,这个孩子如果继续画下去的话没有前途【主要还是认为搞艺术的低人一等,这个理工大妈】,头几个月不画真的,我不适应,周末不去画室了改去学他娘的数学奥赛我真想泼他一桶亚麻籽油。不过在之后的日子里我找到了另一项不务正业的活动来调剂——瞎写。

    如果【我知道如果,if什么的虚拟语气可没有意义了】当初我没有放弃的话,现在也许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或许会是一个画手,整天在招写手吧,笑。

    画架里只剩下了一个五年前没有完成的小提琴和铜罐静物素描,让我觉得……

     

     

    吐槽1完。

    吐槽2

     

    梓棠你别走行吗?现在一想要分开4年甚至6年我就不敢接着想……

    从那个地方回来啊,那里又热又潮还有树袋熊有什么好的,要去咱们也去一个地方啊我可不想去南半球陪我一起去俄罗斯啊!!!

    吐槽3

     

    把9月重修,我想死。

    参加APO!!!

     

    好,我更完了。

  • » 2010-02-18 » 13:23:45 » 其他CP同人

    他真的是白毛女。

    于是我在这里,前面那一句装深沉是个P啊!

    好吧好吧他真的是白毛女,aph版白毛女,那个啥,Nirgendwo in Böhmen的超—恶搞版花絮。

    于是演职人员有:

    导演:亚瑟 柯克兰

    编剧:王耀

    舞美:娜塔莎 阿尔洛夫卡娅

    音乐:湾娘

    道具:小港

    财务:瓦修……和列支

    后勤(盒饭):弗朗西斯,安东尼奥

    打杂人员若干

    演员有:基尔伯特,路德维希,罗德里赫,伊万,捷克小姐友情客串,爱德华,托里斯

    他不止恶搞了白毛女,其他经典红色剧目同样难逃魔爪,还有各种中外名著……

    请常备速效救心丸!!!

    于是我是更新……

     

     

    { 感谢纸蓝子的搞笑风支持!!!}

     

     

    第一场(于是我不会分这个场了大家凑和看)

     

    [背景:在布拉格的冬季,一间小破屋里挤了好多人……没有生火,贼冷贼冷的,有人打了个喷嚏……阿嚏!]

    [罗德里赫上,坐在一个破轮椅里,轮椅一推嘎嘎响]

    罗德里赫:波希米亚啊……今天是大年三十,爹我还不起马歇尔将军的贷款了,只能让闺女你……去莫斯科抵债了。爹我没钱给你买花戴,这二斤红头绳你拿着,别说爹抠门。

    捷克妹:爹!你明明欠美国人的钱,为什么要让我去莫斯科抵债啊!再说了,这二斤红头绳爹你让我拿着上吊啊!

    [伊万上,拿着……卖身契?]

    伊万:罗德里赫,你虽然不欠我钱,但是我要你还债!(这是什么鬼逻辑……)

    罗德里赫:我闺女就在这呢……只要你别拿走我家的斯坦威钢琴。

    捷克妹:爹!

    伊万:谁,谁要你家……你家闺女了(咋磕巴上了,谢若林附体?好吧我潜伏看多了)。我,我,我对这小闺女才没,没兴趣呢,你留,留给阿尔弗雷德,或者,瓦,瓦修那个妹控去。不行了,我扮磕巴扮不下去了,作者你给我去死一死!

    罗德里赫:那你要啥?(这个“啥”太不优雅了!)

    伊万:我要你那基尔伯特给我抵债!

    罗德里赫:那你找我不行,找他兄弟去。他家出门之后左拐。闺女啊,咱包饺子去……

    [罗德里赫,捷克妹下]

    [伊万抱着水管在左边转悠了一上午,没找着,结果在右边一转就找着了……]

     

    第二场

     

    伊万:路德维希,我要让你拿你哥抵债!

    [路德上,拿着一筐土豆]

    路德维希:我好像……没欠你钱……

    伊万:[水管笑,拿水管]谁说没欠钱啊?Kuruku……WW2 的赔款……我想追加一些哦~

    路德维希:钱给你就是,你别想打我哥哥的主意!我就算是砸锅卖铁卖土豆也不会让我哥哥跟你走的!

    基尔伯特:West,本大爷不用你砸锅卖铁,伊万,本大爷跟你走……就是了……

    路德维希:哥!哥!你为啥啊!!!

     

    第三场

     

    [背景音乐: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导演:小港赶紧撒雪花啊,没有雪花棉花也行啊,不用给瓦修省钱!)

    (财务:不行,吾辈是不会允许这种浪费行为的!外面下雪了,去外面演!)

    [于是一群人从温暖?的屋里跑到了西伯利亚的外景]

    伊万:林妹妹,这雪中红梅,不吟诗一首?

    基尔伯特:宝哥哥……

    (导演、剧务、道具、财务统统吐了刚喝下去的铁观音)(导演:王耀!你是不是写串剧本了!!!这不是你家新版红X梦啊!)(编剧:对不起,给错剧本了阿鲁,早知道不接那么多剧本改编了阿鲁……)

    [换下剧本……]

    伊万:[拍桌子]爱德华,托里斯,去上西伯利亚把那跑了的喜儿,不,是基尔伯特给我抓回来!

    [路德维希在柏林悲壮地呼喊]路德维希:哥哥!你往北边跑干什么啊!往南边跑啊!!柏林和我在南边等着你啊!!!

    (编剧:伊万你快去给人家孩子煮饺子阿鲁,别让他嚎了我春晚都听不见了阿鲁……)

     

    第四场

     

    [基尔伯特站在柏林墙的铁丝网上,双手叉腰]基尔伯特:啊哈哈哈!本大爷胡汉三又回来了!!

    [路德维希把他拉下来]路德维希:哥哥,你拿错脚本了……(背景音乐:闪闪的红星)

    [基尔伯特,看脚本]基尔伯特:王耀!!你到底接了多少个脚本!!

    [伊万,拿着盏红灯,对爱德华说]伊万:临行喝俺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

    [路德维希、基尔伯特扶额……]一起:王耀你没救了……

     

    (于是第四场到底是个啥啊!)

     

    第五场

    (背景音乐:东方红)

     

    (导演:由于经费和天气问题,我们的戏,到此结束,大家鼓掌!)

     

     

     

     

    完全是没有力气写下去了而已……

     

    于是,他完了……

     

     

    大家不要把番茄给我,给亲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