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09-12-09 » 22:52:58 » 日/耳/曼组同人

     

    Die Gegenwart

     

     

    The present you will never know

    The secret that was kept by God

    The time passed won't come back

    And the love you wanted but lost forever

     

    2008 12 20

     

    罗德里赫由于某些工作上和私人上的原因又一次来到了柏林,工作上是因为要和德/国商务部商定明年的发动机加工出口业务订单,私人上是因为新年又快到了,他要按照惯例邀请路德维希到维也纳出席新年的音乐会。

    他在柏林的中央火车站的书报亭里买了一份《柏林(度)报》,坐在塑料椅子里随意地翻看着,看到某一页的时候他的目光停下了。

    一份讣告。

    菲利浦·弗兰克死了。

    这个名字好像一根尖锐的铅笔在罗德里赫的心里深深地划下一道痕迹,那个金发沉稳的副官也到了那个世界。

    经历过那场惨绝人寰的大战的人越来越少,记忆也在一天一天淡化。

    罗德里赫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放在大衣口袋里的给路德维希准备的圣诞礼物,礼物,菲利浦·弗兰克说的1945年的礼物究竟会是什么,已经没有人会知道了。

    除非去问上帝。

     

    “别以为你今天早来接我10分钟我就会降低发动机的出口价格,你这个笨蛋先生。”罗德里赫把行李箱塞给路德维希,一边开玩笑一边坐进路德维希新换了的车里,一辆混合动力的梅赛德斯。

    路德维希从后视镜里看着罗德里赫,从2005年到现在,罗德里赫来过柏林不少次了,一次比一次看上去开朗,曾经脸上的阴影仿佛在时间的摩擦下变得越来越淡,他的笑容多了起来,在今年的欧洲杯上还会在决赛后笑着给落败的自己鼓励。

    他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自己的确不如罗德里赫坚强。

     

    “圣诞节快到了,今年的维也纳的音乐会你还去吗?去年你可把伊丽莎白害得不浅,她后来一直跟我抱怨说你长得太高了她必须穿高跟鞋结果回家的时候把脚扭了。”

    想起去年音乐会结束后在美泉宫跳的舞路德维希就开始胃痛,他和罗德里赫交换舞伴之后不得不和矮自己一头多的伊丽莎白跳华尔兹,虽然捷/克姑娘个头也不高,但是她已经习惯了穿高跟鞋。

    “如果今年还有跳舞这一项的话,出席完音乐会我只好去大使馆。”

    “如果你参加的话,West,你可以选择不和我交换舞伴而和伊万·布拉金斯基,娜塔莎绝对不会抱怨你长得太高的,当然如果和弗朗西斯也可以,比//时小姐比你矮不了多少。”

    //时小姐和娜塔莎……路德维希决定还是先给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在音乐会结束之后赶紧找个理由把他叫走。

     

    “今年的礼物,你来猜一下是什么吧West。”

    罗德里赫把一个正方形的礼物盒子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放在两个人面前的茶几上,路德维希刚想伸手去抓被罗德里赫拦下了。

    “只能猜。”

    “对不起,连续三年我都没有猜中过。”

    “真的是很难吗,猜圣诞节礼物,果然很难吧。”

    把小盒子放进路德维希手里,罗德里赫的目光游离到了对面墙上挂着的图画上。

    是根据瓦格纳的戏剧创作的油画,尼伯龙根的指环。基尔伯特就仿佛传说中的那条龙,把那个真相像宝物一样永远埋藏在名为时间和记忆的山洞里。

    那谁会是他的齐格弗里德?

    “要怎样才能猜对礼物呢,West?”路德维希已经拆开了礼物,把那块手表带在左手腕上来看是不是合适。

    “也许……要能够很了解送礼物的人的心吧。”

    送礼物的人的心。罗德里赫默念着这句话,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看懂过基尔伯特的心。

     

     

    1991 12 26

     

    那天早上罗德里赫起的很晚,报纸被人送到了门口,《信使(度)报》上用巨大的标题佩着一幅黑白照片,布尔什维克在北方的土地上降下了它的红旗。

    他拿起报纸,陷在沙发里,楼上客房的门开了,伊丽莎白早就穿好了衣服。她看着还是一身睡衣的罗德里赫默默地看着报纸,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圣诞礼物,不是吗,伊莎?”

    “的确……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的马克思主义的道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叶利钦先生是不是会把俄//斯变回老沙皇的样子谁都不知道。”

    罗德里赫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包烟,又摸索出火柴,划燃,点着了一根烟。

    伊丽莎白伸出手来捂住了鼻子。

    “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超级大国’只剩下了阿尔弗雷德一家,冷战结束了。铁幕没有了,不存在了。”

    他和伊丽莎白对视着,他们曾经分属两个不同的阵营,但是现在,东/欧早已不是之前的一片红色的海洋,连王耀家都会出现“北平之春”,不得不让人质疑路德维希家的卡尔·马克思提出的共产主义究竟能走多远。

    100年,可以吗?

     

    TBC

     

  • » 2009-12-07 » 23:13:02 » 日/耳/曼组同人

     

     

    (1)的地址在这里  http://www.blogbus.com/flutterevents-logs/52720474.html

     

     

    路德维希坐在他和基尔伯特的黑色梅塞德斯车的副驾驶座上,看着他的哥哥系上安全带,插上钥匙打着火,松手刹。虽然他非常想对基尔伯特说今天还是他来开车,但是话卡在嗓子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车子安静地驶上道路,公路全部不限速,然而基尔伯特却把车速保持在80km/h的速度左右。路德维希偏过头去看着正在开车的基尔伯特,他今天好像有些不对劲一样,没有打开cd机,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哥哥,刚才是红灯!”

    “啊……哦……”

    眼睁睁地看着车子闯过红灯向前开去,路德维希赶忙叫基尔伯特停车,基尔伯特将车速减慢,在路边的车位里把车子停了下来。

    “怎么了?你以前开车从来不会闯红灯的,还是我来开吧。”

    他们把车门打开,基尔伯特坐到了副驾驶座上,让路德维希开车。

    靠着车座位的靠垫,基尔伯特凝视着后视镜,渐渐地后面的道路变得模糊,梦境再一次袭来。

    镜子,充满了镜子的房间,他站在巨大的镜子前面,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眼睛像火焰一样的颜色。

    他伸手,触摸冰冷的镜子,镜子里的自己的手和自己的相握。

    金色的身影不再如雾般模糊,渐渐变得清晰。

    弗里茨,是他。

    金发的身影就站在基尔伯特的身后,长发在靠近脖颈的地方扎起来,是曾经勃///堡用过的蓝色发带。

    他的一只手静静放到基尔伯特的肩上,力道不大,但是压迫感却席卷全身。

    弗里茨的冰蓝色眼睛在镜子中看着他,就那么看着他。

    “你是谁,是弗里茨还是……”

    冰蓝色的眼睛中没有一丝笑意,虽然镜中人在笑。

    “哥,哥,醒一醒!”路德维希的手放到基尔伯特肩上,轻轻地拍着他的肩,基尔伯特猛地睁开眼睛,一瞬间眼前一黑,天旋地转。

    “头好疼……West……我们已经到了吗?”

    总理女士还是一脸严肃,基尔伯特自DDR时期认识她的时候就没怎么见过她的真心的笑容,这就是政治,作为政客,透露内心世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真实的自己和虚假的自己,人前的自己和人后的自己,就像站在镜子的两面。

    镜子,为什么那个梦中总是有镜子。

    镜子中的弗里茨究竟是谁,是弗里茨还是只是很像他的完全不同的那个人?

    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的办公室是一个里外间,基尔伯特在里屋,路德维希在外屋。

    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是层层叠叠的word文档,一个接着另一个,阿尔弗雷德家新上任的总统要来访问,一大堆的工作都堆在了面前。

    阿尔弗雷德那个傻小子好像也要跟着来。

     

    他把头枕在手臂上,趴在桌子上再次陷入了梦境。

    还是镜子,镜子中的自己,自己身后的弗里茨。

    一秒钟,镜子里的弗里茨向自己伸出了手,镜子变得不那么冰冷坚硬,那似乎是一个邀请的动作,邀请自己到镜子那边的世界。

    TBC

     

     俺更了400字……MD,俺的物理作业写不完了(抱头!)

     

     

  • » 2009-11-22 » 18:38:32 » 其他CP同人

    人国组系列1——布什*阿尔。黑色幽默向,阿尔布什得克萨斯粗口有,时事政治有,雷者请不要往下看。

     

     

     

     

     

    2008.12.16    美国华盛顿当地时间早上623

     

    /国先生,阿尔弗雷德·F·琼斯今天早上笑得嘴角发抽,事实上,白宫里的每一个人今天早上都在努力地忍着笑。原因很简单,他们的总统,受美/国人“敬爱”的乔治·W·布什先生,昨天在伊//克被一位勇敢的记者扔了一双鞋。

    今天早上,阿尔弗雷德的那台今年2月刚买的Mac air就很悲惨地被阿尔喷了一显示屏的热巧克力,当他的白色小本子无辜地散发着巧克力的香味的时候,阿尔才想起来这种问题上不能太激动了,作为一个国家,要淡定……淡定……

    但是他还是看见了上到白宫发言人,下到白宫的厨子,每个人都在讨论那一双鞋。唉,他也在为W,就是他的上司,布什总统默哀,都快退休了,还来这么一出晚节不保,当然,这个词用得不太贴切。

     

    这不是他第一次和布什共事,W的老爹老布什就曾经是他的上司。当他得知W当选了新一任总统的时候先是十分惊讶,因为他是在是不看好共和党人,阿尔在这几年政治上严重偏向于民主党。

    “嗨,我是应该叫你啥,美/国先生还是名字?”

    阿尔当时西装革履一本正经地坐在总统办公室的沙发上,W站在他对面,西装没扣扣子,随后往办公桌后面一坐,皮鞋搭在了桌子上。

    “阿尔弗雷德·F·琼斯,叫什么随你便,当年你父亲习惯叫我‘阿尔弗雷德’。”

    “喔,老爷子他那么刻板的叫你啊,那我叫你‘可乐蓝蓝路’好了,你要知道,这是耶鲁骷髅帮的传统。”

    阿尔刚喝了一口水——今天要见总统所以他没喝可乐,差点没把水喷出来。他早知道W是当年耶鲁骷髅帮里的一个家伙,从小不务正业,当年他爸没少操过心。但是没想到的是第一次见面就给自己起了这么不入流的外号。

    但是毕竟人家以后是上司,只能随人家喜欢了。

     TBC

     

    着更新可短了,所以,是个坑(逃走……)

  • » 2009-11-15 » 18:44:58 » 其他CP同人

     

     

    写在前面的话:

    这篇文章完全是由于文言文复习的怨念产物,某飘虽然是语文科代表,但是文言水平十分相当有限,所以各位请见谅。如果各位亲手头有鲁迅大人的作品的话,请先替某飘膜拜一下,某飘在这里对不起鲁迅大人了。

    耀中心,耀港湾中华组CP感薄弱,永洙、伊万、菊友情插花。

    1919北平背景,与具体的人、事、团体无关,与具体地点无关。

    好,就这样。

    p.s.完全不定时更新

     

     

     

     

    北平之春

     

    王耀,京兆人也。宣统元年得祖上业,为贾人。贩茶于城中煤渣胡同月祥茶庄,其业日进,及至三年,已然为京中茶庄之首。后数年,其弟港、妹湾进学,与其居于一室。耀性谦和不喜变,遇事颜色不少改,善行商道。极至时,日进斗金。然耀不爱纷奢,散其财于邻之困顿者,邻皆嘉之,以为商之极善者,必为耀。

    然十年内,四境动荡,耀焉能于国乱之中存小家乎?曰,难矣。

     

     

     

     

    墨蓝色的天刚擦出一点粉一样的白,煤渣胡同里不知是张家还是李家的鸡含糊地叫了一声,又叫了一声。直到把墨色叫走,把铁白色的早上叫来。

    这大约已是早春了,因而王家月祥茶叶店房檐下的那窝旧燕子在三两天前就闹闹地飞回来了,胡同中没了那几声带着睡意的鸡鸣,此刻大清早静地骇人。一条不宽不窄的巷子里只能零星地听见几声小春风打着未发芽的老枣树枝子的声音。

    月祥茶叶店照例是胡同里开门最早的店铺,老板王耀拿着一把掉了一半毛的扫帚把门口昨天晚上刮来的尘土全都扫到两边,直到两旁的土堆已经小小地堆了两堆,像两个灰棕色的馒头,他才看到胡同里有旁的人经过。

    “王老板,今儿个还是那么早。”

    “哪里,要扫扫地,昨天的风太大了阿鲁……”

    几句不痛不痒的寒暄,王耀看了看那两堆土,心满意足地把扫帚放回到屋里,再去把窗户板卸下来,等到他卸完,抬头一看,太阳已然可以照到前厅了,在地上洒下一片算不得明亮和温暖的光。

    港还没有起,湾也没有起。王耀向屋后环顾了一下,那一箱箱从江南送来的茶叶在后面整齐地堆成一排,有两箱去年的铁观音还没有卖出去,他一边拿起放在柜台上半旧的布擦一尘不染的柜台,一边思考着是不是明天可以把那两箱茶叶降降价,卖出去,好在新茶下来的时候把库房清一清,进点新茶。

    闹革命已经闹过去了好几年,当年皇帝逃走的时候王老板就在这儿擦柜台看着剪了辫子的革命军进了城。而如今王老板依然留着个马尾辫,用王老板自己的话来说,辫子留习惯了,习惯了而已。

    习惯了所以不喜欢改变,王老板和所有的北平人一样,过惯了平静的日子,这日子平得就像北海的水面,皇宫的琉璃瓦。

    他向外巴望了一眼,天气不错,过两天去给港和湾扯两块布做两身新衣服。

     

    “大哥,你已经收拾好了吗?”王老板的堂弟港从后院踱到前厅,王老板瞄了一眼港,没有抬头,手里的算盘拨得噼哩啪啦响。

    “啊,正在清算上个月的货款,港你上学去吧,把湾也叫上,别忘了阿鲁。”王耀淡然地回答着,这货款应该是还差一些,大约是东四十条的那户茶馆没有把钱送过来。

    港含混地抓起一个馒头,塞进嘴里,从大门跑了出去,他是决计没有叫醒湾的。王老板略为有些恼,但是又不能发作,于是忍着。湾是他的表妹,比港大上些日子,和港一样是燕京大学的学生。

    学生,学生,王老板不反对港和湾去上学,相反地,他倒认为区读书回头到政府里某一个差事比干买卖要好得多。

    湾还没起,太阳已然可以照到柜台了。店堂里那个英国道士,他们说是叫神父的送的会打点的洋钟响了九下,王老板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是从港那里听闻的是,这钟打过八下,就应该去上学了。

    于是他只有自己去叫湾。

     

    月祥茶叶店后身是套四合院,院中两棵枣树如今还是光秃秃的一片,像这种树上,是不肯有什么鸟来栖的,湾的房间与港的房间分别在东西两侧,王老板自己住在正房里。

    站在湾的门口,王老板敲了敲伊的房门,没回答,王老板只得又敲了几下。

    “大哥……我今天不想去学校了……”伊终于从屋里传出一句话来。

    “港都早走了,你今天为什么不去阿鲁?”王老板还是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早上的已经凉了的馒头和烧饼。

    “学不下去,大哥,今天头痛,不舒服啊。”

    “那今天就这一次,一会儿起来我给你热饭,你来帮我写价码,这是不会头痛的阿鲁。”王老板回答道,伊从房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王老板也没听清就拿着馒头和烧饼去了厨房。在王老板去厨房的时候,湾的屋门开了,伊脸色发白,头发上也没有像往日里一样别上绢花。伊在院子里小步慢走了一会儿,听见了前面店里有人喊。

    “王老板,王老板,号外!”是胡同里报童的声音。

    “别急,就来了!”湾向着前面店里喊了一声,顺着枣树枝子在地上的影子到了店里。报童早就把报纸放到了王耀擦干净的柜台上,眼巴巴地等着报钱。

    湾从柜台里拿出两三个铜子,放到报童手心里,报童向伊鞠了一躬,抓着钱和其他人的保值就消失在了煤渣胡同里。湾坐在店里的那把黄花梨交椅上,翻开报纸,身后的后院里穿来水烧开的声音。

    巴黎和会,这是今天报纸的头版,湾看着那篇评论文章,忽地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大哥,大哥……”伊慌忙地向后院跑去。

    “急什么,你不是头痛吗?”

    “大哥,是港!”

     

    未完待续

  • » 2009-11-08 » 09:50:31 » 评论和吐槽

    写完H1N1 的阿普后某飘就……感冒了……

    不会是H1N1 吧,掩面而泣。

    话说最近听露西亚歌曲听多了,对普京大叔的爱如滔滔江水啊,谁去和某飘一起萌梅普奥3p啊!(梅姐夫,普京……奥巴马 ……)我果然又抽了,谁说姐夫是受我跟谁急啊!

    该好好准备考试了,有传闻说水管语招考要取消,并入大高考,口胡!就俺这烂到死的物理化学我高考个p啊!俺现在的希望全在只考语数外的水管语单独招考上啦!!!

    实在不行,实在不行俺就跟梓棠姐一起去骑袋鼠啦(飞~)

    话说元旦的时候想写一篇人国组,比如列宁*露西亚(找抽啊!)

    he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