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09-11-07 » 11:11:53 » 评论和吐槽

    ,某飘在这里先把注释发一下,这篇文注释有点多……

    1.这篇文章可以就着某飘之前的那篇文一起看,也许会更明白点,具有一定的承接关系。http://tieba.baidu.com/f?kz=639942695      

    2.阿尔布莱希特亲王大街,SD总部所在位置,现在是废墟一片。

    3.施普雷瓦德黄瓜,东德生产的一种酸黄瓜,《再见列宁》里有出现过。

    4.当时东德是苏/联驻军最多的国家,达到过10w。
    5.我是一个柏林人是肯尼迪的演讲,但是Berliner在其他地方却是一种甜点。肯尼迪先生的德语带有浓重的波士顿口音。
    6.尤里·弗拉基米罗维奇·安德罗波夫和亚里山大·米哈伊洛维奇·萨哈罗夫斯基。
    1969年克格勃的局长和克格勃第一总局局长,前者后来成了勃列日涅夫的继任者。
    7.1969年中苏在珍宝岛发生冲突,nini 这算家暴吗?
    8.艾森豪威尔将军这块是个bug,将军是3月死的,总理是10月上任,所以大使不太可能参加完葬礼回来。
    9.吉雍这个人请自行gooooogle,他是个史塔西的间谍。


    下里的捏他

    1.流感……这太厉害了,某飘的学校就是因为流感而停课的。
    2.德/国新外交部长,是德/国内阁里第一个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的部长。
    3.洛瓦佳,即普京。普京曾于1985-1990年在东/德工作,所以这里安排了阿普和普京很熟的情节。
    4.索尔仁尼琴,他曾经坐过苏/联的监狱。
    5.德/国总理莫克尔曾经是东/德的官员,曾经在东西德合并上做了很大的贡献。

  • » 2009-10-11 » 18:24:23 » 评论和吐槽

    最近的计划如下(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

    10-1月,好好学习,准备水管语考试 考不上我就上加里宁格勒种土豆!

    1-3月,等待考试消息,好好学习,准备高考

    3-5月  1.如果考上了,俺就开《迷宫》,帮团长卖本子

           2.俺没考上,就好好学习,真是很她妈妈的一件事情啊!

    6月,高考,写迷宫(如果没考上)

    7-8月,学摄影,游荡卖本子,挖坑填坑

    9月,去上学

     

    就这样……


  • » 2009-10-02 » 17:16:00 » 日/耳/曼组同人

    短文,话说小剧场嘛就是要小的(找打),某飘能力有限写不出1w字的小剧场啊!

     

     

    铁十字小剧场

     

    Nightmare (奥普,看好CP哦,雷这个CP的请底下的什么都没看到!)

     

     

    昏黄的蜡烛的光芒投影在光滑的石壁上,这是晚上,宫殿里无论几千只蜡烛也无法用昏暗的光来仿造白天的明亮。

    在大殿上,他不被允许佩剑。

    他站在殿下,坐在离他很远的地方的人歪着头看着他,一只漂亮纤长的手撑着自己的脸颊,由于距离太远,他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表情。

    “你就是那个被勃///堡买回来的骑士吗?”那个人的声音非常好听,甚至有一丝咏叹调的感觉,但是其中那种漫不经心间的压迫感让他无法适从。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原先是条/顿骑士,现在是普//士。”

    “基尔伯特……”棕色头发的统治者轻声重复着他的名字,“我欣赏骑士,你现在是作为哈///堡王朝神///马帝国的一部分来宣誓效忠的,是吗?”

    “那你先告诉本大爷你的名字啊!”他看不惯面前的人的这幅有些威严的慵懒,或许是因为是晚上的缘故,烛光怎么也无法比上太阳的明亮。

    “粗俗无礼的人……我是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哈///堡王朝的奥//利。执起神/////国牛耳的人。”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以宝石作为姓氏,基尔伯特抬头看着罗德里赫,他本人比他的姓氏更为美丽,但是这美丽背后暗藏的威严就像钻石一样,表面上如冰一般晶莹脆弱,但是它的硬度足以割开任何东西。

    “你是来向神/////国宣誓效忠的吗?”

    “本大爷是来加入神///马帝/国的,可是本大爷不是向奥//利大公国效忠的。”

    “住嘴,果然是北部的粗俗的人,我最讨厌的就是梅克伦堡口音,可是很不幸的,你在我面前说了这么多的话……”罗德里赫说的是因斯布鲁克德语,他伸手撩开了挡住自己视线的前额的碎发,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依旧盯着面前这个有着浅色头发的北方骑士。

    “这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宫殿,你向我跪下并且效忠就是对神/////国效忠。”

    银发的骑士单膝跪地,但是头还是高傲地抬着,酒红色的眼睛在烛火的映衬下似乎变得更加明亮。“我可以跪在你面前,但绝对不会亲吻你的手背并且宣誓效忠。”

    “只对一个人效忠,这就是你们的骑士精神……不过没关系,勃///堡不是已经不在了吗,誓言的双方只要有一方不在了誓言就可以自动作废。”

    “你少在本大爷面前提勃/兰,本大爷……”

    “觉得对不起他是吗,算了,没关系,你的债也不用还了。”

    罗德里赫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伸到基尔伯特面前,似乎也隐约嗅到了一丝淡淡的紫罗兰香味。袖口繁复的白色装饰和他深蓝色的外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还是不准备亲吻我的手背宣誓效忠吗?”

    “对,本大爷对勃/兰发过誓,是他的骑士。”

    “看着我,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基尔伯特酒红色的眼睛望着罗德里赫,罗德里赫的手抬起他的下颌,施加了手上的力道,他低下头,不容抗拒地吻上了基尔伯特的嘴唇。

    铁锈味弥漫在两个人的嘴里,罗德里赫的紫罗兰色眼睛微微眯起来,欣赏着基尔伯特酒红色眼中的惊恐。

    罗德里赫轻轻地用手背碰了碰自己的嘴唇,手套上印下了一个淡淡的红色的痕迹,在蜡烛昏黄的光线下也显出一点铜色。

    “从今天起,你就是神/////国的骑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19191

     

    一封纸张精美,用花体写成的信被送到了柏/林,基尔伯特此时无心读什么信,《凡尔赛条约》几乎让他心力交瘁,然而他拿过那封信,信封很光滑,纸上应该是涂有一层薄薄的蜡。

    用来封信封的火漆上有一个图章,他不用看图章也能知道这是谁寄来的,他凑到蜡烛旁边,拆开了那封信,力度有些大,一个角被扯了下来。

    “我一个星期之后就到柏/林。”

    他看了一眼时间,是五天前,天哪,这不就意味着罗德里赫将要在后天来到柏/林?

     

    “你没有在柏/林迷路吗?”

    “多亏了大使先生。”

    “那你大晚上跑来柏/林干什么?”

    “只是单纯的观光,你信吗?”

    两个人的会面以这种一问一答的方式开始,罗德里赫把自己包裹在一件有些褪色的旧风衣里,基尔伯特则是一身鲁尔区的工人装,靴子已然开了线。

    “你要是过来和本大爷私奔的话可要注意了,《凡尔赛条约》上说了,不让你嫁过来。”

    “谁说了嫁过来的一定是我?”

    他的一只手捏住了基尔伯特的肩,把他按在椅子上,罗德里赫的手冰凉,就好像外面冰天雪地里的钢铁机器一样没有温度。

    “我问你你后悔吗?”

    “后悔?”

    “后悔和我一起加入这场战争,并且输得这么难看吗?”

    基尔伯特给与他的答案是沉默。

    这是他的失败,他的耻辱,他的帝国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如比利牛斯山一样的债务等着他一点点去偿还。

    “回答我。”

    “本大爷做过的事情没有后悔这一说,只是West……”

    罗德里赫笑了,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你果然还是对金发情有独钟啊,先是勃///堡,现在又是你家West。”

    他拉过基尔伯特的领子,两个人的距离可以用厘米来计量,基尔伯特能够感受到罗德里赫的呼吸里夹杂着的香味,他说不上这种香味的名字。

    “你是神/////国的骑士,也是我的骑士,为我做的一切,不允许你有丝毫的犹豫。”

     

     

    罗德里赫在冰冷的夜晚中醒来,烟灰缸里的半截香烟早已经燃尽,桌子上是一沓文件等待处理。他就这样睡着了,手表上日历的18已经露出了半个头,现在是夜里2317

    1939217 日。

    是一个久远的梦境呢,罗德里赫打了个呵欠,路德维希今天在军部整理明天会议要用的东西,617大街的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基尔伯特,他默念着这个名字。

    你宣誓效忠,就将永远属于我,你的荣耀,耻辱,灵魂,生命,一切的一切。

    都将属于源自哈///堡的奥//利。

     FIN

    渣了渣了……果然下午写文容易渣……这是历史向吗?就算是吧!其实没啥历史啊!!

    请各位轻点拍砖啊!

    某飘明天还想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