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09-12-09 » 22:52:58 » 日/耳/曼组同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lutterevents-logs/53287929.html

     

    Die Gegenwart

     

     

    The present you will never know

    The secret that was kept by God

    The time passed won't come back

    And the love you wanted but lost forever

     

    2008 12 20

     

    罗德里赫由于某些工作上和私人上的原因又一次来到了柏林,工作上是因为要和德/国商务部商定明年的发动机加工出口业务订单,私人上是因为新年又快到了,他要按照惯例邀请路德维希到维也纳出席新年的音乐会。

    他在柏林的中央火车站的书报亭里买了一份《柏林(度)报》,坐在塑料椅子里随意地翻看着,看到某一页的时候他的目光停下了。

    一份讣告。

    菲利浦·弗兰克死了。

    这个名字好像一根尖锐的铅笔在罗德里赫的心里深深地划下一道痕迹,那个金发沉稳的副官也到了那个世界。

    经历过那场惨绝人寰的大战的人越来越少,记忆也在一天一天淡化。

    罗德里赫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放在大衣口袋里的给路德维希准备的圣诞礼物,礼物,菲利浦·弗兰克说的1945年的礼物究竟会是什么,已经没有人会知道了。

    除非去问上帝。

     

    “别以为你今天早来接我10分钟我就会降低发动机的出口价格,你这个笨蛋先生。”罗德里赫把行李箱塞给路德维希,一边开玩笑一边坐进路德维希新换了的车里,一辆混合动力的梅赛德斯。

    路德维希从后视镜里看着罗德里赫,从2005年到现在,罗德里赫来过柏林不少次了,一次比一次看上去开朗,曾经脸上的阴影仿佛在时间的摩擦下变得越来越淡,他的笑容多了起来,在今年的欧洲杯上还会在决赛后笑着给落败的自己鼓励。

    他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自己的确不如罗德里赫坚强。

     

    “圣诞节快到了,今年的维也纳的音乐会你还去吗?去年你可把伊丽莎白害得不浅,她后来一直跟我抱怨说你长得太高了她必须穿高跟鞋结果回家的时候把脚扭了。”

    想起去年音乐会结束后在美泉宫跳的舞路德维希就开始胃痛,他和罗德里赫交换舞伴之后不得不和矮自己一头多的伊丽莎白跳华尔兹,虽然捷/克姑娘个头也不高,但是她已经习惯了穿高跟鞋。

    “如果今年还有跳舞这一项的话,出席完音乐会我只好去大使馆。”

    “如果你参加的话,West,你可以选择不和我交换舞伴而和伊万·布拉金斯基,娜塔莎绝对不会抱怨你长得太高的,当然如果和弗朗西斯也可以,比//时小姐比你矮不了多少。”

    //时小姐和娜塔莎……路德维希决定还是先给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在音乐会结束之后赶紧找个理由把他叫走。

     

    “今年的礼物,你来猜一下是什么吧West。”

    罗德里赫把一个正方形的礼物盒子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放在两个人面前的茶几上,路德维希刚想伸手去抓被罗德里赫拦下了。

    “只能猜。”

    “对不起,连续三年我都没有猜中过。”

    “真的是很难吗,猜圣诞节礼物,果然很难吧。”

    把小盒子放进路德维希手里,罗德里赫的目光游离到了对面墙上挂着的图画上。

    是根据瓦格纳的戏剧创作的油画,尼伯龙根的指环。基尔伯特就仿佛传说中的那条龙,把那个真相像宝物一样永远埋藏在名为时间和记忆的山洞里。

    那谁会是他的齐格弗里德?

    “要怎样才能猜对礼物呢,West?”路德维希已经拆开了礼物,把那块手表带在左手腕上来看是不是合适。

    “也许……要能够很了解送礼物的人的心吧。”

    送礼物的人的心。罗德里赫默念着这句话,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看懂过基尔伯特的心。

     

     

    1991 12 26

     

    那天早上罗德里赫起的很晚,报纸被人送到了门口,《信使(度)报》上用巨大的标题佩着一幅黑白照片,布尔什维克在北方的土地上降下了它的红旗。

    他拿起报纸,陷在沙发里,楼上客房的门开了,伊丽莎白早就穿好了衣服。她看着还是一身睡衣的罗德里赫默默地看着报纸,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圣诞礼物,不是吗,伊莎?”

    “的确……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的马克思主义的道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叶利钦先生是不是会把俄//斯变回老沙皇的样子谁都不知道。”

    罗德里赫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包烟,又摸索出火柴,划燃,点着了一根烟。

    伊丽莎白伸出手来捂住了鼻子。

    “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超级大国’只剩下了阿尔弗雷德一家,冷战结束了。铁幕没有了,不存在了。”

    他和伊丽莎白对视着,他们曾经分属两个不同的阵营,但是现在,东/欧早已不是之前的一片红色的海洋,连王耀家都会出现“北平之春”,不得不让人质疑路德维希家的卡尔·马克思提出的共产主义究竟能走多远。

    100年,可以吗?

     

    TBC

     

    分享到:

    评论

  • oh no 银英给我的昏天黑地实在太多了……
  • 这篇美啊...
    齐格弗里德这个名字...勾起了俺另一段苦涩的回忆啊..TAT
    齐格弗里德. 吉尔菲艾斯,银英当年第二本就给我一个吉尔菲艾斯翘辫子的巨大雷击...昏天黑地...OTL
    回复Arashi说:
    米看过银英的某飘过来拍拍亲,俺没法理解亲悲痛的心情。
    这篇写到最后崩到一个山崩地裂啊……俺去掩面
    2009-12-15 22:33:47